和妻姐的一次曖昧

內容:
【成人文學】和妻姐的一次曖昧

不管你信不信,也絕對是唯一一次真實的曖昧歷程。

那時候還住在老家的縣城裡,自己做一些小生意,妻姐一家也是縣城的,兩家離的很近摠,妻子姊妹倆感情很好,妻姐幾乎每天都要到家裡走動,時間長了,才隱約間覺得,妻姐很羨慕我們的生活,主要是因為,妻子不用面對我的家人,非常的自由,她來到家裡能夠很放鬆,她和婆婆的關係不好,還要天天面對,姐夫也是個沒有情趣的人,唯一的愛好就是喝酒。

妻姐長的很漂亮,和妻子的氣質有很大的區別,特別是眼神,有一點點鞏俐眼睛中的憂慮感,這是我最喜歡的,每次來家裡,都喜歡看她的眼神,逗她笑,逗她開心。

有一次,妻姐和家裡人吵架,半夜來到家裡,哭的淒淒慘慘,那時候妻已有身孕,不方便招呼,安慰的重任自然落到我的肩上,先是偷偷給妻姐家裡打過去電話,讓他們不用擔心,然後就慢慢的安慰妻姐,說一些不疼不癢的話,主要還是在聽妻姐的哭訴,後來怕影響妻子休息,就提議到另一個房間,起身的時候,可能她時間久,腿麻木啦,差一點跌倒,很自然的就扶著妻姐往另一個房間走去,當時妻子還在看著。

不知道是麻木的厲害還是哭的沒有了力氣,妻姐幾乎像軟麵條一樣,要用力才能扶她走路,抱的也就很緊啦,不過當時可沒有一點雜念。到房間後,把妻姐扶坐到床邊,就低下頭給她脫鞋子。

"
我自己來"
妻姐好像臉紅了一下。

"
沒關係,我給你脫吧"
,說著就順手擡起她的腿,當時她穿的是一雙很漂亮的紅色細高跟皮鞋,沒有穿襪子,拇指趾溝很明顯,感覺真的非常性感。

脫掉鞋子,順勢抱起腿放到床上,"
躺下吧。會舒服點,不然腿又麻了".妻姐很久沒有說話,只是閉著眼睛,在輕聲抽泣。我也不知道該說啥,突然想到什麼一樣,就輕輕的按摩起她的腿,從膝蓋開始,揉捏著到腳。來回幾躺,妻姐一直沒有吭聲,只是抽泣慢慢停止了。

其實,從給她脫鞋看到那麼性感的趾溝開始,我就覺得自己升起了一股不該有的慾望。

當第四次捏到腳的時候,就沒有再動位置,只是在腳上,輕輕地婆娑著,每一個腳趾以及每一處腳趾縫。當時,感覺很享受,也有一點很微妙的刺激,因為看起來妻姐的臉紅的厲害,卻沒有說話也沒有阻止。

妻姐當時穿的是絲質的低胸吊帶裙,以前在她家的時候見過,像是當睡衣穿的。身材襯托的很韻致,因為平躺著,能看見一點點的乳溝。妻姐的咪咪比較豐滿,以前,曾在心中偷偷的比較,感覺比之妻的要盈腴許多。

其實,整個過程就短短的十幾分鐘,由於坐在床邊,緊挨著妻姐,她身體的微微顫抖感覺就很明顯,剛開始是因為抽泣,但抽泣停止後,那種顫抖卻還在繼續,開始沒有注意,在專心捏腳的時候感覺還在,極像妻動情時候的那種身體抖動。

"
來給我倒杯水"
就在我想,是不是捏腳讓妻姐動情啦,妻姐動情的時候是不是和妻一樣的時候,妻的聲音卻傳來啦。

"
好"
我回應一聲,正想給妻姐說,卻猛然覺得,本來還在手中的一隻腳急速的抽出去啦。

"
你趕緊去"
,妻姐的眼睛只睜了一下,就迅速閉上,並且用手推了我一下。

"
那你先睡一會,我一會再來"
"
不用,我要睡了"
妻姐的聲音好像很著急的樣子,而且很急促,還透漏出一點不耐煩的意味。

"
好,那你早些睡吧,不要想太多"
妻姐的話好像不正常,一般妻姐對我可是都很客氣的。心裡納悶,但還是起身,準備給妻倒水去。

倒完水,躺下,妻問我怎麼安慰妻姐的,我說其實也沒有安慰,只是聽她在傾訴啦。

姐看起來很風光,家裡要錢有錢,要勢有勢,可她婆婆太厲害,姐夫又有點怕他媽,還住在一起,磕磕碰碰的,姐心理並不快樂,每次說起來,都委屈的要哭。

哦,看著姐夫對姐不是挺好的嗎,只要她倆好,不和她婆婆多交際就行了,況且姐早上一早就去上班,到晚上才回來。

"
姐對姐夫也不滿意".
"不會吧,難道是姐夫不能滿足姐嗎,嘻嘻"
我開玩笑應付妻的話。

"
不是主要的,主要是姐夫天天喝酒,而且一喝就醉".不知怎麼,聽完妻的這句話,我一下就激靈的起來:"
喝酒又不是大毛病,是不是主要是姐夫不能滿足姐,她給你說過?".

"
你是不是想啥歪點子啦,一聽說姐不滿足就來勁".

"
沒有啦,你可是冤枉我,不是想瞭解一下,到底他們問題出在哪兒嗎,也好對症下藥,調節一下嗎,說說,姐給你咋說的".

"
也沒有啥,就是那次你出差,姐來家住,說著說著就扯到性上啦,姐說,他只會一個姿勢,而且進去就出來啦,有時候想要的時候,姐夫也沒有反應,一點情趣也沒有".

"
哦!感覺幸福吧,看看你老公多棒,讓你夜夜都高潮呀!嘿嘿!那姐不會是看過黃片吧,怎麼知道有很多花樣呢,她有過高潮嗎".

"
當然不是,姐可是很純的,姐夫也不是哪種人,去哪兒看黃片。可不像你,教唆我看黃片,還變著花樣折騰我".

"
那她怎麼說出"
就會一種"
這種話,還有她有過高潮嗎,如果這麼長時間還沒有一次高潮,還真是可憐吶!".

"
廢話,當然是我說過咱們的事情,她才知道的".

"
啊!你說咱們,給你姐說咱們的性事!不會吧,你怎麼說的!是不是也說我壞話啦"

"
看你緊張的,我說你可會玩,可強啦!每次弄的我都很舒服".
"真的?那姐有過高潮嗎".

"
當然是真的,我說的是實話嗎。她好像沒有,我問姐,舒服不,她說的情況好像不是高潮".

"
嘻嘻!她有說過他們是怎麼弄的嗎".

"
不說啦,你個壞蛋,你在想啥呢,還頂著我,小心我把他給卡嚓啦".

妻感覺到我已經堅硬的下身,立馬就變臉不說啦,而且過來就是足足30分鐘的訓斥,30條的不準,當然是對她姐姐的不準,最後還來句這叫防患於未然。然後就扭頭睡著了,不管我的難受,說我是活該。摸著妻隆起的肚子,我也不敢造次,只能在難受中熬過慢慢長夜啦。

第二天,都很晚起床,我由於是個小老闆,根本就不用去公司,妻姐也請假了,所以三個人,都在家。

"
姐,要不我跟姐夫打個電話,讓他來接你吧,老這樣慪氣也不好".
"就是"
我附和著妻,心裡卻有點期待,妻姐躲在家裡住兩天。

"
不回去,你們不要趕我走,趕我,我也不回去,我要給他離婚"
妻姐看來還在氣頭上。

"
要不我們出去玩吧,去水庫劃船,吃烤魚吧".
"好呀"
妻表現出濃厚的興趣。

"
你腆著個大肚子,怎麼去玩,都快當媽媽啦,還是就知道玩,真不知道,你咋恁好的福氣".
"沒關係,當媽媽還早呢,我這就準備去"
說完我就去準備家當了。

那一天,玩的很開心,當然主要是我給妻姐在一起玩,妻姐那天很瘋,好像心情也慢慢好起來啦。只是,偶爾身體接觸的情況下,看我的眼神給以前有一點不一樣,一點羞羞的樣子。

好像這件事過去有兩個月左右,家(妻家)裡有事情,要回去,妻由於不方便就沒有回,姐夫也在外地。只剩下我和妻姐以及妻姐家三歲的妞,妻姐騎的是那種彎梁的摩托,帶上我和她家的妞,從縣城出發回山裡的家。妞坐在我和妻姐的中間,我雙手扶著摩托後邊的架子,和妻說聲再見就出發啦。

出縣城後,人逐漸稀少起來,路兩邊的景色也漸漸的明麗。我坐的姿勢實在難受,又不敢摟著妻姐的腰,中間還夾個妞,一會就堅持不住啦,讓妻姐停下車:"
我手都撐麻啦,歇一會再走"
抽支煙的功夫,就又要上路,妻姐一直沒有吭聲,只是在上車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,只讓我聽見的話,聲音低低的,眼睛還看著遠處玩的妞。

"
你撐不住,不會摟住我,笨蛋!"
嘿嘿!等的就是這句話。心理可是樂開了花。

上車開走,就毫不猶豫的,伸手摟過去,嘻嘻,不想一下就摟上妻姐的咪咪部位,綿綿軟軟的,隔著層薄薄的衣服,胸罩的輪廓都感覺的出來。由於妻姐在騎車,只是身體微微抖動了一下,也沒有吭聲。剛開始還不敢動,一會時間,實在忍不住啦(估計當時腦袋整個就被燒暈啦),就詳裝晃動輕輕揉了幾下,見妻姐沒有反應,就逐漸的,揉弄起來,感覺很刺激,中間夾著她女兒,還是自己的妻姐,還是比妻要漂亮一點的妻姐,真的很刺激,變態的刺激吧。

"
你,你往下摟點兒,弄疼我了"
,剛一出聲,我就把腦袋附到妻姐的耳邊,實在是摩托車速度快,風噪大聽不清,聞著一種說不清楚的體香,頭髮飄揚起來撫在臉上的癢癢的感覺,真的很美妙。

"
你聽見沒"
我把嘴巴貼在她耳朵上,輕輕說了一聲:"
聽見了,你要我把手挪到你下邊"
"
坐好,也不怕摔倒啦"
當我說完話的時候,妻姐身體陡然繃緊了一下,摩托車也險些失去平衡。

戀戀不捨的把手往下移動,剛開始還有點失望,只是當手不斷的往下移,卻沒有阻止或者反應的時候,心裡的失望逐漸被狂喜代替,因為我的手已經移到了妻姐的雙腿之間,就被夾在她微微鼓脹的腿根地帶。

那一刻,沒有了廉恥和倫理,只是慾望、興奮和刺激。

手指不停的彎曲和彈開,摩挲者妻姐的蜜心,而且,還能微微的陷進去一點點,在兩瓣嫩肉之間來回抽動。

心照不宣的小遊戲,在和妻姐之間展開,很淫蕩,也很刺激,當然想到倫理關係,一種更微妙的震盪在靈魂深處帶著罪惡美妙起來。

轉瞬就到妻家的村子,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的真快。

"
還不拿開,到村了"
"
嗯"
到家後,在妻家住一晚上,雖然中間也有和妻姐獨處的短暫時間,可是再也沒有故事發生,只有,妻姐看我的眼神有些些的迷蕩。

第二天,我就回自己的家(兩家離得很近),走的時候,丈母娘還說回去的時候,讓我再來和妻姐一起回去,也不用擠客車啦。

"
那,姐到啥時候回去,我四天後就得回去,公司還有事情,朋友要給我還車,我要看看"
"
我也到那天回吧,反正也沒有事情,你到那天上來吧"
"

好"聽到妻姐這麼說,心裡高興的像貓抓一樣,屁顛屁顛的就回自己家啦。不過回家那幾天晚上、白天滿腦袋都是妻姐的身影,一顰一笑活靈活現的。

好不容易到第四天,一早,就到妻家,出發的時候,才知道,妻姐的妞和她爺爺前天就傳親戚啦,先不回縣城。

當時,心中突然一跳,感覺好像在回去的路上要發生啥一樣。

出發後,在村子越來越遠的路上,很自然的摟著妻姐的咪咪,她還沒有吭聲,後來就把手伸進她的衣服,摩挲起柔軟的奶子,胸罩被窩推到了咪咪的下邊,整個咪咪都在我得手中玩弄。

"
摟下邊吧,看讓人看見"
,其實周邊連個人影也沒有,心想,估計是想讓我莫下邊啦。

"
嗯"
這次,妻姐穿的裙子,感覺比上次還明顯,那條小溝溝入手,甚至有點點的濕潤,不停揉弄著,摩托車也在飛馳,一會後,我悄悄的把手伸進裙子裡,附在妻姐的小內褲上,不過還是嚇我一跳,妻姐這麼傳統的人居然穿的是很小的那種窄褲頭,手邊都能摸到幾絲毛毛來。濕的很厲害,黏糊糊的,不過手指在小溝溝裡也更滑溜,找到位置,就用手指輕輕的一下一下碰觸她的小豆豆,每一下都抖一下身體,車也騎的不平穩啦。

一個轉彎,妻姐居然把車開到路下邊的一塊田間小路,坑窪不平的路面,讓我手指,深淺不一的磨動在她的股間,幾次都已經插進去了,淺淺的,滑滑的。

離路邊大概有百米左右,妻姐把車停下,就那麼用腿支撐著地面,不吭聲,也不動,我的手也沒有動,也不敢動了,我不知道接下來妻姐的反應,是破口大罵還是拳腳相加,兩個人就這麼僵持了一小會。

"
動動,我難受"
"
嗯,舒服麼"
聽到妻姐的話,我一下子活過來,竟然大膽的問出這樣的話。

"
舒服"
妻姐聲音如同蚊子一樣低迷。

那就好,心裡想著,就不停的撫弄起來,專心對付那條小溝溝啦。

其實,當時手很睏,酸麻的不得了,不過很樂意堅持。

"
嗯,嗯,哼,嗯哼……"
妻姐估計已經迷失自己了,我也加大了撫摸,輕輕的用手指在她的小豆豆上劃圈圈,這麼長時間啦,看你還能堅持多久,嘿嘿,要你說才進去弄你,心中當時就這一個齷齪的想法。

"
進去一點……裡邊……進裡邊一點……"
"
要我進去?那我進去了,你把腿擡一下,更舒服一點"
慢慢真正的進到那個小洞洞裡,感覺手指就像進到蜜罐裡,全是滑滑的水,一團團的嫩肉芽包裹著手指,熱乎乎的,慢慢的抽動,慢慢的插入,當時就想讓她快樂,達到高潮,享受高潮。

逐漸的加快了抽動,一深一淺,或者兩淺一深,不停的變換抽動的頻率,不停的變換深淺。

"
停手,停手,快停手"
"
怎麼了"
我得手並沒有停下來,還在妻姐的小洞洞逡巡"
我,我,停下來,壞蛋,我想尿尿,快停,真要尿啦"
妻姐當時的臉像個小關公。

"
沒事,那不是尿,你放鬆一點,那是高潮要來啦"
"
你騙我,快停呀"
"真的,你放開,不會尿的,你忍著,就永遠不會高潮,高潮是做愛最舒服、最美妙的感受,你放鬆,感受一下"
一方面給妻姐說話,一方面加快了衝刺。

"
不行了,要尿啦,壞蛋,快停手呀,我要罵人啦,快停,大壞蛋……"
又進去一根手指,同時拇指也按上了她的小豆豆,速度和深度更大。

"
尿出來啦,尿出來,嗚嗚,尿裙子上啦……
"
"真的沒事,不是真尿尿,××(妻名)第一次也是這樣,後來最喜歡這樣的感覺啦"
"
不要說啦,不要提她,不,不,啊……!!"
一聲尖叫後,妻姐猛然間就要跌倒,身體一下就軟了下來,像是沒有了骨頭。其實在提到妻的那一刻,我也噴發出來,思想深處的罪惡感下,我和妻姐一同到達巔峰,雖然,用的是手指,可我卻一樣的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。

手指還在洞洞裡,感受著嘯吹後的痙攣。一直沒有動,兩個人就那麼騎在車上,抱在一起。

"
舒服嗎"
"
嗯"
"
以前有沒有過這樣舒服"
"
沒有"
"
我也沒有這樣舒服過,第一次感覺靈魂都跑到你身上啦"
"
騙人,我妹妹說你給弄得每次都這樣……啊!!"
妻姐一下子摀住嘴,吃驚的看著我。"
我,我……"
"
沒關係呀,不要緊張,她早給我說過啦".我知道,妻姐因為說漏嘴而有一點驚嚇。

"
什麼??!!,她給你說過,說過啥?是不是說過我的……"
"
是,她說,你沒有過一次高潮,沒有享受過女人該享受的"
"
她,她,她怎麼能這樣……""
感覺美嗎,不是很舒服,以前沒有過吧,今天你嘯吹啦,是最好的高潮,你不覺得美極了,舒服極了"
"
從沒有這麼美過,原來還能這樣讓人這麼美……妹妹太幸福啦"
"
自己真傻,到現在才知道這些,真傻……"
妻姐喃喃的好像迷糊一般,不停的嘟囔。

"
其實,如果,真進去會更舒服的,比這個還要舒服百倍"
"
不"
妻姐,像是猛然驚醒一樣,突然大聲尖叫一聲,嚇我一跳。

"
不,不能這樣,我真傻,怎麼可以這樣"
"
我要回去,快,我要回去,再也不要見到你,你是個魔鬼"
說完推起摩托就走,好像突然間我在她面前消失一樣,只是一團看不見的空氣。

"
哎!等等呀,姐,你不能扔下我呀,我怎麼回去"
可是迎接我卻是一股濃濃的尾氣。

"
該死,自己怎麼像個畜生"
一邊嘟囔,一邊恨恨的走在馬路上,整整半小時,都這麼無聊的走著,路上竟然沒有遇見一個好心的司機。不過始終沒有恨起來妻姐,老想她當時驚喜的表情,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的驚詫,還有她後來的驚恐,一種突然遭蟄般的恐懼和驚嚇。

"
可憐的妻姐,可憐的小女人"
心中默默念叨,隱隱一絲的悲情。

"
還不上來。笨蛋!"
突然聽到妻姐的聲音,驚喜夾雜一股難言的悲涼頃刻之間,就變成眼淚湧入眼眶,當時不知道為自己無恥還是為妻姐的淒涼,反正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下來啦。

"
你還哭!氣死我啦,就走這麼一段路就委屈啦!你,你,你還哭"
見到我流淚,妻姐就誤會了,氣崩崩的訓我。

"
不是,姐,我,我,我也說不清楚,只是想起剛才,就忍不住流淚啦,真的不是哭"
"
不準再說,以後不準碰我,不準………"
一會我就滿身大汗,怎麼這麼像妻呀,這架勢活脫脫就是妻的30條。

一邊應聲承諾,一邊上車,抱著妻姐往家回。

"
把爪子拿開"
"
姐,我沒地方扶呀"
"
我不管"
……

"
再不把你的臭爪子拿開,我,我回去就拿刀子把他剁啦"
"
姐,我沒地方扶呀"
"
我不管"
這麼好的帖
不推對不起自己阿
分享快樂